看完毒液唐突爱上了riotdrake,Drake可以说是今年我在银幕上看到最吸引我的角色了。


Drake感觉是不会对暴乱说no的性格。不论什么play都会接受,而且也玩不坏(或者说之后能够修好)还有一点是drake的sjb回路非常自洽并且被riot搞也是这个自洽回路的一部分,所以他会给我一种不太容易精神崩溃,看起来非常有韧性非常耐搞的感觉。

并且因为精神上不容易被玩坏所以riot如果出于恶趣味想要搞他就不那么容易如愿以偿,要付出比预料更多的努力,施加痛苦的一方莫名吃瘪不过瘾也是我嗑cp特别喜欢的点。


总之我真是捡到宝了。

少侠如果是非典型武当,奚妙竹肯定也是非典型云梦。
初遇少侠时还是走在江湖上比起救人更喜欢揍人的暴力奶,现在为了伊如柏已经取掉了所有攻击宝石认真学习起怎样做合格的绑定奶。
说来好笑,在外人看来奚妙竹的风评反而比少侠来得糟糕,轻挑不靠谱的少侠因为一时兴起做过不少善事,而她的全部温柔大概都用在了身边人身上。
和伊如柏其实是聚少离多,毕竟对方是还不够自由出山的弟子。不过只要有机会她们一定会见面。
伊如柏是有些沉默的女孩,她似乎习惯了做旁观者,在场人数一旦多过两人她就自然而然的缩小了自己的存在感。奚妙竹偏偏喜欢为自己人打抱不平,两人走在一起是很奇妙的画面。

角色可以脱离故事存在吗?我觉得很难。

如果不把角色简化成几个固定标签,那么可以说每个独一无二的角色都是由ta所处的特定故事环境而塑造的。

我自省了一下,有的时候飞快喜欢上一个角色恰好就是因为我将ta简单粗暴拆成了若干标签,而其中有我的好球带,那就爱了。不是因为故事了解角色而是看上角色之后从故事里摘出细节补完ta,这两者是有微妙区别的。我很早就说过自己是个角色远远优先于故事的人,不过我不觉得这是正确的方式。

至于同人,就回到了同人皆ooc的问题,但是失真的程度是有差别的。我写au的时候会试图还原角色原本的经历也是为了尽量贴近角色本身,但其实还是不好搞,毕竟要较真的话怎么都ooc。

所以最...

我今天也想给红丽尬写小论文。

森光兰从红丽小时候就拿养母来胁迫他,告诉他不要去爱人,他不需要这种感情。但是红丽根本没能抛弃这种感情,即使是红死去之后他也没能变成无情的机器。他只是别扭的把爱藏起来了,他害怕这份感情再次伤害身边的人所以他不表现出来,但这并不是说爱就不在了。

他在穿越到现代之前甚至还被冠上了莫须有的诅咒之子的罪名被全村霸凌。就是这样他也还是个温柔的人。我今天也为他感到意难平。

“有句话我想跟你讲很久了。”少侠一本正经地朝奚妙竹蹭过去,“你别老是把头发全梳后面去,看着吓人。现在这样多年轻啊。”

你想死吧????奚妙竹冲少侠微微一笑,然后抡起了明心灯。

今天也还是少侠去雪庐书院把鸭梨领回家。路上鸭梨一直可兴奋地跟少侠聊着暂时过来代课的先生。

“先生是个云梦的小姐姐,特别好看又温柔,一边眼角还有小福蝶!”

听到这里少侠眼皮一跳。

“她跟着一个华山小姐姐一起来的,教我们实战,专门打大侠师父这种人!”

怎么就我这种人了。少侠暗自腹诽。不过这人听着怎么这么耳熟?

第二天少侠拉着还没睡清醒的鸭梨去上学,还没走近大门就看见了门口招呼小孩们的奚妙竹。他转身想走,然而对方也是眼尖的人。

“啊,武当老骗子!”

啧,这不太合适吧。少侠撇了撇嘴,跟奚妙竹使眼色:“说话注意点,孩子还在呢。”

“大侠师父你真是先生说的大猪蹄子?”一边鸭梨已经好奇地凑上...

有些时候伊如柏会觉得妙竹跟幼菱和那个武当的少侠是同一类人。他们有着同样的银灰色的眸子,仿佛直直看进你的心里,然而这双眼眸又会让他们显得格外冷漠,仿佛所有事都和他们毫无关系。

虽然我真的无法忍受剧版的张日山,但是我忍不住想说剧里邪簇两个人都没那么惨了,这点还是很不错的。

年长的那个没被割喉,年轻的那个腿不管怎么看都不像是粉碎性骨折(他还想带着好哥一起跑呢)本来该飞走的头盖骨也保住了,好朋友看起来也没有决裂的样子。

最重要的是!结合至今只在预告出场的“我来晚了”吴老板怕不是亲自跑去汪家把小孩捞回来了。

这是什么天堂吗?!我现在对剧邪簇he充满了盲目的信心!!!!

我还是哭了。

《重启》一百四十一章(节选):
我有什么重要的,我是一个闷油瓶生命中总有一天要告别的人,是一个耽误胖子发财和结婚的人,我让小花倾家荡产,让秀秀至亲分离,让我父母终日生活在我要走上三叔老路的恐惧中,我远配不上我爷爷给我的无邪二字,但在我稀里糊涂的前半生,过的无比的精彩,我看到过人间无数的奇景,我有着世界上最神奇最有故事的伙伴,我们在峭壁高歌,在雪山诵经,在戈壁对酒,在海上看月。

我这辈子已经够了。

我这么辛苦,就是希望你们都好好的,你们怎么都不明白呢?

我的妈耶这是什么少侠角色歌。人渣本渣,兴趣消退的前后,完美。

我永远都不会背叛你,生生世世永不分离

直到世界尽头年华老去,我的心里只有你

我永远都不会抛弃你,白头到老心心相印

请你看着我的眼睛,请你相信我的情意

总有一天我会背叛你,哪有什么永不分离

但是这一秒我是真的爱你,想拥有你的身体

总有一天我会抛弃你,或者你先把我抛弃

请你别看我的眼睛,怕你发现我漂泊的心

“你不害怕吗?”
下学之后把鸭梨从雪庐书院领回家,少侠看着她复习今天先生教的古琴,好奇问到。
“怕谁?大侠师父你虽然不像个好人但也不像坏人啦。”
少侠噎了一下才缓过来:“不是说我……我是说我那位小徒弟。你不怕吗?那个。”
说着他拿手指在眼睛那儿划了一下。
鸭梨反倒一本正经的转过身来,严肃地跟少侠训起话来:“大侠师父这就是你不对了。看人不能只看外表,大侠他其实是很温柔的人。”

少侠忍不住蹲下来揉起鸭梨的脑袋。
现在的小孩真是不得了。所以说自家那个小徒弟早该把刘海给束上去。

别把自己当救世主,这个世界没有谁比谁可怜,你和那些你想帮助的人一样的凄惨。你没有能力帮助其他的人的时候,放过自己的良心。

↑黎簇他其实很懂,他也曾非常无奈的开解杨好让他放过他自己。然而他却讨厌吴邪。是不是说明吴邪特别不一样呢?

以及他喜欢吴家的狗诶……

小徒弟从暗香领回了一个小姑娘。

少侠在后院菜地里直起腰,看见跟在小徒弟身后的姑娘愣了神。

“行啊徒弟,去哪里糟蹋别人了?”

他坏笑着靠过去,拿胳膊肘撞了撞小徒弟,还没说完就被小徒弟敲了脑袋。

小徒弟说姑娘叫鸭梨,离家出走被暗香师姐暂时托付给他。少侠还没来得及感叹这名字土味又不姑娘家,就发现鸭梨小妹妹连性格也大大咧咧跟个男孩似的。

然后两个都还不算年长的人就提前开始了带孩子的生活。

xjb记。

怀秋做综艺很爱莎打电话,他问爱莎“你最近心情怎么样?”爱莎都能反应出“你现在心情不好吗?”

他可能真的是比较容易忧郁的那种。

我不怕吴老板对鸭梨没有爱,我只怕鸭梨对他来说什么都不是。
不在意才是劝退我的唯一可能。正向的感情不存在那就走不健全的方向吧。
所以我真的感谢三叔那个“孽债”,仿佛判词一样将这两个人联系在了一起,甩不开。

1/41